第84章 银钱不见了

  ????南宫复让人帮手把赵卓然抬到后院去,后院安静。

????取了他的针灸包,把人都赶了出去,切了个脉,随即快速脱了赵卓然身上的外衣开始给他针灸。

????赵敬良和赵氏在外头走来走去,走的小小的眼睛都看花了,忙扯住他俩,“外公,娘,你们别担心,师父已经进去救舅舅了,舅舅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????师父的医术她见过,极好。

????只是师父善于伪装。明明可以有快速的药能大概看好病人,他会为病人考虑,从根本上治好,药也是徐徐图之,如此一来复的可能性极小。

????毕竟贵重的药材虽然药效好,但一般的平民百姓着实用不起,只能从用得起的入手。

????也因此他在镇子上并不算特别出名,与那些夸大其实的大夫相比,究其原因其实师父只是不爱出风头而已。

????正因为师父不想出风头,许多人不知道南宫复其实有一手针灸的绝活。

????这也是她来了以后才现的。

????刚刚她瞅着师父的神情虽然有些凝重,但并不是没有把握一样,说明舅舅的病他是可以治好的。

????约莫大半个时辰之后,门终于开了。

????南宫复走了出来,叮嘱赵氏和赵敬良,“他一会儿就会清醒过来。待会儿烧点水给他清理一下,莫要着凉了。另外再熬点儿粥给他吃,先养养胃,我给小小丫头写一个药方,让她去抓药,先按着药方吃。”

????赵敬良有些着急,想上前询问。

????小小比他要快,“师父,我舅舅他没事儿了吧?”

????“没事儿,命捡回来了。不过他常年吃药,而且吃的药很多不对号,身体积累了许多毒素,尤其前些天开的那几副药,简直胡来。我待会儿给你开的药方之中,有清理毒素的药效,先吃上几日。这几日他会非常虚弱,只给他进食白粥就好。过了这几日,他身上的脏污清除以后,我再给他开另一个药方,可以适当补一下,同时开另一副药方,用来治他身上这些年来积累的病症。”

????小小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,师父。我这就跟您去。”

????赵敬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,忙上前感激南宫复。

????“多亏了南宫大夫,否则……”说到这里眼角又止不住流泪,语气也有些哽咽。

????南宫复拍了拍他的肩膀,体会他此刻的心情,“大老弟,说啥客气话,你们是我徒儿的家人,也就是我南宫复的亲人,说这些就生疏了啊。”

????赵敬良一个劲点头,“诶诶,不说了不说了……”眼中的泪水却止不住,忙掉转头悄悄擦拭。

????这辈子他和老伴儿就只有一儿一女。老伴儿走得早,闺女嫁过去老田家过的日子也不好。

????卓然又长年病痛,他看着担忧却不能帮上忙,心里就快承受不住了。

????偏偏这时候吃了那大夫原本说能够治好儿子病的药,居然成了这样。钱去了不说,儿子也差点儿就丢了性命。

????要不是外甥女的师父,他的儿子就真的撒手人寰了。

????此时精神一松懈,整个人就有些无力起来,赵氏忙扶着他到凳子上坐好,劝他。

????“爹,您先好好歇会儿,我去瞅瞅卓然。”

????“爹和你一起去……”

????父女两个搀扶着到了赵卓然的床前,看着之前还乌青的脸色变得有些血色了,卓然的胸口还在缓缓呼吸,这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????*

????小小跟着南宫复去了书房,南宫复写了张方子让她到铺子里自己取药。

????“师父,今儿个真是要多谢您了~要不是您,我舅舅可就……”她从来没有看到娘和外公这么紧张的时候,就连她自己也是,乍然看到舅舅一脸死灰的神色也是狠狠的吓了一跳。

????原以为舅舅这次是去看病的。想不到居然害得舅舅在鬼门关走了一圈,她差点儿就害了舅舅!

????要不是她让外公带着舅舅去县里看病,舅舅也不会差点儿送命。

????她之前就该把舅舅带过来给师父瞧瞧的,明知道师父的医术好,避什么嫌!非要听信之前县里那个大夫所说的话。

????“丫头,你别想多。就算没有之前县里那个大夫给开的药方,你舅舅长期吃的药很杂,也是要出问题的。县里那次只是导火索。好在你娘今儿个回去把人带了过来,否则师父也是没办法了。”

????“不管如何,徒儿都很感激师父,要不是师父,我唯一的舅舅就没了……”

????“丫头,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,循序渐进,你舅舅要把身体里的脏东西排干净,吃稀饭清淡,有助于肠胃吸收消化,配合我开的药方,几日即可把污浊之物排干净。届时再给他适当进补,同时根除病症才不至于让他的身子承受不住。”

????“我知道了,都听师父的。”

????*

????“小妹,我回来了……”小水被安排去办事情,一进屋就见赵氏和赵敬良也在,“咦,娘,外公,你们这么快就过来啦?舅舅呢?”

????小小忙把她拉到一旁,“舅舅生病了,不过现在没事了。咱们的铺子要过多几日再开业。”外公要照顾舅舅,娘估计也会担心,守着舅舅,不如推迟几日,正好再做足一点准备工作。

????“我去瞅瞅舅舅。”

????一听赵卓然病了,小水明白肯定是不小的病,否则常年病的舅舅,平日里也没说不见人影的,这会儿指定躺着了。

????小小没有拦着她,师父说过,看看可以,反正她们也不会打扰舅舅。

????*

????老田家今儿个气氛有些不对。

????田老大再一次回了秀山村,他得去问问,那些银钱究竟是不是娘给的赵氏几人,若不是,她们的银两又是从哪里来的?别把他儿子求学用的银两给挪用了。

????“娘,您确定您没有少银子?”

????“我确定。要是少了我能不吭声?”田孙氏也纳闷,奇了怪了。

????“我原先以为她们是在帮人家整理那屋子,可是头两日我又去了,看她们的样子压根儿不像是帮人整理的,我还暗地里听到她们说要开什么铺子。她们母女三个哪里来的银钱开铺子?今儿个我特意找人打听过,确实是她们要开铺子,那铺子就是她们的,估摸着应该是租来的。”

????“老大,你确定?”田孙氏的脸色沉了沉。好呀,居然瞒着她存了这么多银两,也不知道哪里弄来的。

????“我确定。就找到她们附近的人打听的,说是她们就住在那儿呢。”

????“爹,娘,三弟妹她没干啥事儿吧?”瞥了一眼不吭声的田老三,“否则哪里来的银钱开铺子?”

????田老头眉头皱得死紧,陈氏的话他不会听不出来。

????自家儿子就已经干出伤风败俗的事情来了,赵氏又出去住了那么久。

????要不是有不明来路的银钱,那母女三个饿都得饿死。

????“你给我闭嘴!管好你自己的嘴!”无论这事儿是不是真的,绝对不能传出去,否则老三的脸面,他老田家的脸面都得丢光了!

????李氏心底也打了个突,难道是真的?赵氏那人也不像是能干得出那种事情来的人啊。不过,知人知面不知心,她们母女三个那时候都面临绝境,谁也不知道她为了自己闺女究竟能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????“娘,要是她们真的开了铺子,万一亏了可咋办?”他还没开铺子呢,大郎读书要钱,哪里有钱开铺子,赵氏居然舍得。

????“我问你,那铺子当真是她们要开的?不是别人请她们干的?”

????“我确定!”

????“那就奇了怪了。老三,你媳妇不是回了牛角村吗?”

????田老三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????“娘,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嘛,她们压根儿就没有回牛角村,还在镇上住下了。不仅住下了,还要开铺子呢~”田老大有些着急,“娘您再瞅瞅,确定您没有丢了银两?”

????“家里哪儿还有银两,就没剩下几个子儿。我还能不知,我之前已经看过了,没少。”

????田老大猛地对田孙氏使了个眼色。

????田孙氏愣了片刻,随即明白过来他想说的是什么。

????“我之前看过,可是那时很久以前,我现在再去看看。”说着进了屋子。

????一盏茶的功夫又出来了,脸色沉着,“是不见了,咱家所有的银钱都不见了……大郎读书都没有银钱了……”

????“真的?!”陈氏猛地从椅子上跳下来,要是没有银子了,二郎还咋谈婚事?!不行!指定是那母女三个偷走了,她就说嘛,那几个弱女子哪里能乖乖出去住,原来是偷了家里的银子!

????天杀的!她还想让二郎早点成亲呢,以免婆婆把钱都花在大郎身上,谁想她还没下手,老三家的出手了!

????田老三眼神也犀利起来,随即又有些疑惑,如月和俩丫头看着不像是会偷东西的人。但不是她们又是谁?

????只有田老头和李氏,目光闪烁,却又不一言。

????“娘,您查清楚了吗?”田老三皱眉询问。

????“是真的不见了,不信我给你们看看。”说完从屋里把一个匣子捧出来,匣子完好,里头也有些重量,但只剩下一些铜板了。

????“娘,肯定是赵氏那贱人和她的两个死丫头偷的,得赶紧找回来才行啊~”陈氏推了推身旁的男人。田老二也点了点头,“是啊娘,得尽快找回来。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,微信关注“优,聊人生,寻知己~

????校园港

- 恋365bet正网娱乐_365bet台湾登录器_365bet足球比分直播网 https://www.liandanmei.com